冲天飞蛾

发布日期:2018-01-09 浏览次数:460

(一)蛾灵

月光如银的夜晚,五个男人躲在山脚下的乱石丛中,睁大了眼睛望着山腰上的地方。

他们不点火把,只在眼皮上抹了牛临死前的眼泪,为的是可以看见一些平时看不见的东西。

王三全小声的问道:“张先生,会等到吗?”

“嘘,老三。别说话。”那被他称作张先生的人还没回答,躲在他旁边的大哥王大路就已经出言制止了他。

这时他的二哥王二福示意的向前方指了一指,王三全立刻张大了嘴巴,一只巨大的发着光的透明飞蛾从远处朝这边山头飞了过来。

那只飞蛾明亮的形体若存若亡,是这座山的精气所化,被称为蛾灵。只见蛾灵有小半座山大,自远方缓缓的扑翅而来,落在山腰上,最后竖立身体展开翅膀,缓缓的与山体融合,消失在大家眼前。

众人望向张先生,见他的脸色忽然变得十分阴沉,许久不语,三人的父亲老王终于忍不住了,尊敬的问道:“张先生,怎么了?”

张先生望向老王,叹了口气道:“唉。这只蛾灵有孕了。”

“有孕?”众人一听,大奇道,山的精气还会怀孕?

王三全问道:“有孕了又怎么样?”

张先生说道:“这本来就是逆天而为。要是再伤害到蛾胎,那就是造大孽了。恐怕于我有损呀!”

“这,这可怎么办?”王二福着急道。

王三全说道:“那我们家牵祖坟,聚阴功的事,不就泡汤了吗?”大家显然失落极了,张先生却只能不住的摇头。


(二)宝地

王家人在村子里,祖祖辈辈都是农民,已经穷苦好几代了。

那天,王家的三个儿子在山脚下种地,老王给他们带了饭来。

一家四口坐在树下吃饭休息的时候,正好看见一位风水先生拿着罗盘从山腰上走了下来。

见那风水先生走近,老王闲着没事,就叫住了他,笑着问道:“先生,你这是在干嘛呢?难道这山腰上有宝贝不成。”

风水先生看见他们,笑了笑说:“这山腰上呀,还真有宝贝。”

老王的三个儿子,大的叫做王大路,第二个叫做王二福,最小的是王三全。

王二福吞了口饭,好奇的问道:“是黄金呀,还是白银?”

“不是,不是。既不是黄金,也不是白银。”风水先生笑着摇了摇头,“这座山上呀,蕴藏着享不尽的福气。谁家祖坟要是能葬在这里,那可就要飞黄腾达,非富即贵了。”

“哎呀!那可比黄金白银宝贝多了。”王大路惊喜道。

听到这,王家人更感兴趣了,拉着风水先生就闲聊起来。

一打听才知道,这位风水先生姓张,年轻时学得一门看风水的手艺,靠着这手艺四处给人看风水赚钱,虽然无儿无女一个人,但他看风水的眼光却是极准,吃喝倒也不用发愁。

老王听了张先生的话,立刻肃然起敬:“张先生,你就是给咱邻村牛地主家看过风水的那位张先生吧。据说三年前他家迁祖坟,还是你给看的风水,那时就说要出一个举人老爷,现在他儿子果然中举了。”

张先生见自己还是小有名气的,不由得摸摸胡须:“都是过去的事了,还提它做什么。这不,刚又去给他家亲戚看完风水回来,远远的看见这座宝山,忍不住上来瞧一瞧。”他受人崇拜,免不了有些飘飘然了。

老王问道:“这座山有什么讲究吗?”

“讲究着呢,”张先生指着眼前这座山,“这可是块难得的风水宝地呀!你看它的山势走向,在我们风水里头叫做冲天飞蛾,谁要能把祖坟葬在它的肚脐眼儿上,保证子孙后代升官发财,受用不尽。”

“噗嗤”,王三全忍不住笑了,“飞蛾还有肚脐眼儿呢?”

张先生却不见怪:“怎么没有。”他笑着回答。

王二福责备他三弟到:“去去去!人家张先生是有学问的人,说的话能有错吗!”

王大路对着眼前这座山,左望望,右瞧瞧,看不出半点端倪:“这肚脐眼儿在哪呢?”

说到了这里,张先生却是不住的摇头,拒绝告诉他。

却说老王这一家子人是穷怕了的,他的老伴死得早,如今三个刚长成的儿子,全都只会耕田种地,没一个有出息。

听到张先生说有这等好事,老王心里暗自打了个算盘,他挪近张先生:“张先生,你看风水是最准的了。”

“你看能不能把这冲天飞蛾的肚脐眼儿在哪告诉我们?我家也想把祖坟迁到这来,我愿意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给你。”

老王家所有值钱的东西加起来又能有多少,张先生不住的摇头,想来是不愿意的。

老王知道自己在钱财上的说服力不够,眼看是没戏了,便跟张先生商量到:“只要我们王家富裕了,保证每年都会拿出一部分钱来孝敬先生,绝不让先生的生活有窘迫的时候。”

这一句话倒是说动了张先生,虽说自己现在不缺钱,但难免会有银两短缺的时候,要是能有一家人常年供养自己,倒是可以多一层保障。

张先生也就点头答应了,说道:“这座山上的精气成形,化作了一只蛾灵,它每天深夜就会出去远游,采纳天地精华,直到半夜三更才会回来。”

“因为蛾灵的走动,它的肚脐眼在冲天飞蛾这个山势上每天都会有轻微变动。只有定好了迁坟日子,然后在半夜三更的时候,趁着蛾灵回山,确定它肚脐眼所在的精确位置,连夜挖掘,种下五行钉。第二天立刻将祖坟迁到上面,利用五行钉将祖宗神灵与蛾灵钉在一起。那么祖宗的神灵就会乘着蛾灵,一起飞升,四处采纳灵气。如此一来,你们家的阴功就会越聚越多,福泽你们飞黄腾达。”

王家人一听,兴奋得不得了,王大路对张先生道:“那就请张先生给我们找个好日子吧,晚上确定蛾灵的位置,白天就将祖坟迁移过去。”

看见他们如此热情高涨,张先生道:“好,那我就及早给你们安排吧。”


(三)干爹

现在看见张先生不住的摇头,王家人却怎么也不甘心,老王希望张先生能够不要停手,以商量的语气道:“张先生,事成之后我们会按承诺履约的。这钱只多不少。”

张先生叹道:“唉,不是钱的事。”

既然不是钱的事,那再说钱也是没用了,老王只好打感情牌,“扑通”一声对着张先生就跪了下去,把大家都吓了一跳。

不管张先生怎么扶他,老王就是不起来,只听他说:“张先生,咋人家就当官的当官,发财的发财,偏偏我们家受苦受累的,每天起早贪黑的种地干活,一辈子也不见多赚出半斗米来。”

“你说什么时候,老天爷也让我们王家富裕那么一回呀!”

此时王家三兄弟见父亲给张先生下跪,也立刻领悟了父亲的用意,纷纷给张先生跪下。

老王眼里带着泪花,说得诚恳,张先生是心软之人,又看见这三个大小伙子,年纪轻轻的就没前途,也确实有些于心不忍。

“不是我不愿意你们富贵起来,只是如今蛾灵有孕,要是再把坟地修在上面,它就会因为受到累赘而再也飞不起来了。它为了保住自己,就会开始就近拼命的吸纳周围的灵气。”

“这座山不同寻常,它连绵不断,所到之处,还有十几家的坟地分布。一座山的福气是有限的,你家得到的福气多了,别人家得到的福气就会变少,衰气也就盛了。”

“我如果告诉了你们,那就是逆天行道,损害别人家的福报,只怕一双眼睛是留不得了。”

“我无儿无女的,瞎了眼还能做什么?”

那王大路点子多,立马想到了一个主意:“张先生既然没有儿女,不如就让我们兄弟三人认你做干爹,由我们来奉养你老人家。”

这一句话,正戳中了张先生的要害,他自思年纪渐大,现在虽然不愁吃不愁穿,可是终有老去的一天,真要到了那个时候,恐怕想找个给自己挑棺材的人都难。

如今眼看要平添三个养老送终的干儿子,他的口风也就松了下来:“你这话当真吗?说话可要算数!”

其他两兄弟见有转机,看看王大路,又看看自己的父亲,见老王没有阻止的意思,也都立马应道:“当真!当真!我们说话算数,愿意奉养张先生。”

那张先生本就心软,如今又见他们愿意奉养自己,也就点头答应了。

要不怎么说人家张先生厉害呢,见王家人同意奉养他到天年之后,他一咬牙,拿着罗盘就带着王家人上山瞧冲天飞蛾的肚脐眼儿了。

他在山腰上左寻右找,终于指着一处凹地道:“挖。”

大家急忙拿出带来的锄头往下挖掘,挖到深处,忽然看见一道微光透着薄薄的泥土射了出来,王大路大喜道:“干爹,你看。”他现在就已经改口叫干爹了。


(四)富贵

张先生过来一看,也高兴的道:“果然在这里了,继续挖。”

王家兄弟又继续挖掘,直看到光亮照满整个洞穴,张先生这才叫停。

只见他拿出五颗分别是青、赤、黄、白、黑颜色的钉子,按五行方位钉入地下。这种钉子与别的不同,它是两头尖锐,可以把两边的东西订在一起的那种销钉。

这其实就是准备把下面的蛾灵和将要埋在上面的王家祖灵钉在一起,分享蛾灵采纳的灵气。

做完这一切,王家人等到天亮了,就按着张先生的指点,去把祖坟迁到了冲天飞蛾肚脐眼儿上的这个洞穴里。

张先生说:“这个山势,像一只正要向天上冲锋的飞蛾,所以叫做冲天飞蛾。你们的祖坟埋葬在飞蛾的肚脐眼儿上,它就会带着你们家一飞冲天,非富即贵。”

迁了祖坟,王家三兄弟就正式拜了张先生做干爹,留他在家奉养。

张先生不仅没收王家的钱,还把自己这些年看风水的积蓄全部拿出来分给他们三兄弟,他说:“祖坟的风水再好,也不能坐等天上掉馅饼,你们需要出去闯一闯。”

“但是你们三个也不能全都出去,我们两个老头子年纪大了,还需要一个年轻人照看。你们留老三在这守家,老大老二拿着钱出去闯一闯,做点小生意,只要勤勤恳恳,很快就会干出一番大事业的。”

然而还没等王家兄弟出去闯荡,就在三天后的一个晚上,王家人和张先生都做了同样的梦,梦见一只透明的大飞蛾变成了一个妇女,来到他们家,说他们把坟墓埋在自己的身上,让她感到非常难受,无法远游去采纳灵气。

她的孩子再过几十年,就可以成形诞生了,如果不能得到充足的灵气,她的孩子可能就会死掉。求大家将坟墓牵走,不要伤害她的孩子。

他们仿佛都在同一个梦里一般,又各自都有着独立的意识,发表着自己的言论。

老王看见蛾灵找上门来,十分害怕,急忙询问张先生怎么办。

王家兄弟虽然害怕,却依然表示不愿意牵坟。

张先生说道:“她现在大部分灵力都被钉在山上了,只有微末的余力跑过来求情,是不会有多余力量伤人的。大家不要怕她。”

听到张先生这样说,大家也都放心了,坚决表示不会退让。

蛾灵听后,见求情无果,大怒的指着张先生骂道:“你泄露天机,仗着本事欺我,一定会遭到天谴的。”

又指着王家人骂道:“你们的报应也不会远。”

说完就再也没力量停留,消散离去了。

虽然大家心中有愧,但是见到蛾灵只不过出现在梦中一次,而且还是只能无可奈何的走了,也就没有太多的顾忌了。

张先生的风水功夫果然不是吹牛的,王家照着他说的做了之后,老大老二出去做生意总是顺风顺水,一本万利,不到三年就小有资产,成了当地少有的几个能够叫得出名字的商人了。

王大路不甘寂寞,花大价钱买了个小官来当,本来只是想过过官瘾,谁知道机缘巧合,后来越做越大,竟然成了当地的县令。

自从王大路弃商从政以后,王二福自己一个人打理生意,他精明能干,生意也是越做越大,成了县里有名的富商。

虽然王三全一直留在老家,奉养老王和张先生,但是王大路和王二福也没有亏待他,兄弟两人回来看望老父亲和张先生时,也给他送了不少的钱财,再加上他替人找王大路帮忙办事得到的人情,王三全的生活也是美滋滋的。


(五)境遇

一转眼就过了六年。在这六年里,王家人的日子那是越过越好,可村里有些人家就没那么幸运了,老是有倒霉的事情发生。

有人的庄稼连续三年光开花不结果,有人鱼塘里的鱼全都一夜之间莫名其妙的死光了,有人的鸡鸭全都疯了,见人就又叮又啄。甚至有一家人的媳妇,一连两胎都是胎死腹中。

张先生的眼睛也真的因为一次怪病全瞎了,眼珠翻白,每当听到村里的这些坏事传来,还会时不时流出血泪来,可怕之极。

看着日子越过越好,三兄弟也都娶妻生子,老王高兴没几年,也就去了。

他生前十分感激张先生,临死时交代三个儿子,一定要按照当初的诺言照顾好张先生,三个兄弟也都答应了。

按理说,张先生的眼睛虽然瞎了,但是王家三兄弟也都富贵了,有这三人给他养老送终,他可以安心的颐养天年,再也不用发愁了。

可谁想得到呢,老王刚过世一年多,张先生就开始不受待见了。

之前是有老王在,那是他们三兄弟的亲生老子,亲老子说怎么样就怎么样,那是无可厚非的。

可是现在老王已经走了,你说一个非亲非故的瞎老头子住在自己家里,还需要人一天三餐的伺候着,老三的妻子可就首先不干了。

王三全妻子嫌张先生又脏又臭,每每给他送饭时还要看他一双流着血泪的白眼,那可是真正的受人白眼了。这一切令她感到十分厌恶,因此常常对张先生恶语相向。

王三全妻子想赶张先生走了,经常在丈夫那里吹枕边风:“看看你那两个亲哥,让你一个人在家守着这个非亲非故的瞎老头子,他们自己却出去捞金捞银。”

“快别说什么风水宝地了,我看祖坟上的那点福气,都让他们做哥哥的两家收走了,就只留你一个人守着这间破房子,分点残羹剩饭,祖宗的福气哪里还轮得到你享受。”

王三全本来对现在的处境还是比较满意的,毕竟自己什么也不用做,就又有吃又有喝的。可是现在听妻子这么一说,渐渐的真感觉自己被亏待了。

他不服气,便趁着到城里赌牌的时候,去找哥哥们商量。

他不敢直接去找大哥说这事,便先去了老二家。

王二福知道了老三的来意,不高兴道:“老三,这可就是你不厚道了。当初老爷子活着的时候,大家可都是说好了的。你在家奉养老人,我和老大出去搞营生。这每年送回去的银子,你可没少拿。”

他心想自己是做生意的,张先生又老又瞎,是受过上天诅咒的,留这么一个糟老头子在家里,那多晦气呀。所以无论如何是不愿意接张先生到家里来的。

王三全被二哥一阵数落,脸上微红,辩解道:“这瞎老头又不是我一个人答应养的,现在你们富的富,贵的贵,也该由你们养一养了。难不成要我一辈子都守着他吗?”

王二福道:“你成天无所事事,守着他怎么了?我和大哥每天忙得不得了,哪里有时间去管这等琐事。”

王三全嚷道:“你到底养不养?你不养我就去找大哥说去,我就不信了,都想把这事让我一个人揽着不成。”

王二福也气了,道:“你去,你去。你以为老大就会养吗?竟然当初说好是你,你就要养到底。”

不管王三全怎么说,王二福就是不愿意把张先生接过来住,王三全被气急了,拉着王二福就要去老大家评理。

王二福家离王大路家不远,没多久两人就到了王大路的家中。

王大路见到老二老三来了,也是挺高兴的,不知道他们是要谈这事,先叫人准备酒席,高高兴兴的接待了他们。

虽然他们是兄弟,但如今王大路毕竟是当了官了,两人见他正在兴头上,一时不敢立刻提起话题,怕打扰了大哥的兴致,都先尴尬的应和着。

直到酒过三巡,王三全才吞吞吐吐的说明来意,探问他的意思。

只见王大路停下筷子,眉头微皱,眼角泛起怒意。

一旁的王二福早已经暗自偷笑,等着大哥训他一顿呢,补话道:“我都已经跟老三说过了,当初大家都已经商量好了的。他负责在家奉养老人,我们负责某出路。现在老爷子不在了,他又来反悔,太不懂事了。”

王三全本以为王大路会生气,已经做好了争论的准备,谁知王大路眼角的怒意转瞬即逝,随之而来的是满脸的笑容,道:“行,养就养吧,明天我就派人去把他接到城里来。”

王大路没有责怪王三全,反而爽快的答应了,这样可就凸显出王二福的不应当了。

那王二福见了,脸上有些挂不住,立刻转了性子般说道:“唉,我也真是。说起来,这算什么大事。哪天老大不愿养了,就送我那去。”

大家这样一妥协,兄弟还是兄弟,三个人又高高兴兴的喝起小酒来,把之前的不愉快全都释怀了,王二福还给老三倒酒赔罪。

见到两个哥哥都这么爽快,王三全自己倒觉得有些惭愧了。不过惭愧归惭愧,第二天他也就把张先生送走了。


(六)魔障

这张先生之前在王三全家里住着,被他的妻子一通嫌弃,也不愿意住在那里了。

来到王大路家里,他们一家人那个热情周到啊!给张先生端茶递水,嘘寒问暖的,和在王三全家的境遇一对比,把张老先生感动得都快涕泪交加了。

可惜这样的好日子没过几天,王大路就找到张先生了,恭恭敬敬的说:“干爹,当初要不是你老人家给我们家祖坟找了那块冲天飞蛾的风水宝地,只怕我们三兄弟,如今还在老家种地拉犁呢。”

张先生不好意思的笑笑:“还说那些干啥,你们好了,我也能有个安身的地方,大家都能好好过日子。”

却说王大路接下来的话,才让张先生明白他的用意:“干爹,你看,我现在是县令了,确实比从前好很多。可是我这官当得窝囊啊!我那上头还有这么多人压着,处处受制于人,说话都没有什么份量。”

张先生显得有些为难,问到:“你是想,再进一步?”

王大路一拍大腿:“要不怎么说你老人家有见识呢。”又试探性的问:“你看有这个可能吗?”

张先生知道,王大路想让他帮王家的祖坟找块更好的风水宝地,好让他继续高升。张先生摇摇头:“不是我不想帮你,别说我眼睛瞎了,就算是我眼睛还看得见,也实在没这么大能耐了。”

张先生说的是实话,这风水宝地不是哪里都有的,那冲天飞蛾更是难得一遇的宝地,不然天下要出多少个县令了。

王大路却不这么认为,他觉得张先生是害怕再损了他的阴功,这才不肯的,于是就一门心思捉摸着,怎样才可以让他答应帮忙。

却说王二福也是有主意的,在明白了王大路的用意后,因为他家住得近,也经常带着妻儿过来看望张先生,送衣送食的,就当是亲老子一样。

在经过多次的讨好之后,两兄弟的要求仍是遭到拒绝,他们对张先生也渐渐变得厌恶起来。

王大路对王二福说道:“老二,你那么孝顺,要不我把干爹送你家去吧。那天在老三面前,你也说想接他去住的。”

此时王二福也看出张先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:“你是老大,当初又是你第一个说要奉养干爹的,你不养谁养?”

王大路气了:“是!是我第一个说的。但是你们都没说吗!咱老头子死的时候,你们又是怎么答应的。”

虽然王大路是县令,但兄弟争吵起来,哪管什么官职高低。王二福一扭头:“别那么婆婆妈妈的,你是堂堂的县令,连一个瞎老头都养不起吗?”说着就头也不回的走了,再也没来看过这位干爹。


(七)风水

从那以后,王大路也对张先生失望了,对他爱理不理。

要说这官夫人呐,是最会察言观色,见风使舵的。王大路在夫人面前那是有绝对威严的,之前王大路对张先生客气,她也百般讨好,干爹干爹的叫着。

如今见王大路对张先生已经爱理不理,知道了丈夫的偏向,她对张先生的态度更是越来越差,有时候甚至又打又骂。

后来竟说他一个瞎子,住那么光亮的地方也没啥用,还浪费地方,索性将他赶到又破又旧的小黑屋里住着,给他穿的是破衣烂衫,吃的也是剩菜剩饭。对于这一切,王大路是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假装不知道。

却说屋漏偏逢连夜雨,张先生这边被王家冷落,那边每到晚上眼睛就会疼痛难忍,怕进一步引起他们的厌恶,连止痛药也没敢叫王大路夫妇帮买。

他心里那个恨呀,心想自己损了那么大的阴功,居然换来了这样的待遇,真是悔不当初。

张先生是没有利用价值了,可是自从尝到了风水宝地带来的甜头,王家人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。特别是王大路,派人四处寻找高明的风水师,想让他能够再次顺风顺水,蹭蹭的往上升官,继而发财。

可是像张先生那样有真本事的风水师,也不是说找就能找的,好的风水宝地更不是不可多得。

县里但凡有点名气的风水师傅,都让王大路请了个遍,可是他们一到王家的祖坟看过之后,都是一个劲的摇头,说这风水好,葬下了就不能乱动,妄动有灾。

至于好在哪里,他们也说不清楚,只说自己不会弄。

大家都知道,那可是给县令家看风水,要的不是常人家的小富小贵。这块风水宝地非比寻常,他们也是看得云里雾里,一知半解,要是给人家弄出岔子,影响了县令大人的前程,那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。

这身家性命重要,本事不到,谁也不敢冒险挣这个钱。

王大路大骂这帮人没有本事,但人家不接他的生意,他也无可奈何,只能自己生闷气。

却说这天终于找到了一个敢接这活的风水师,是位外地来的中年人,他一开口就说:“你家的祖坟我看过了,确实是块风水宝地,不能轻易迁移。但是县令大人想要仕途再进一步,我也有办法。”

王大路见对方的口气这么大,就问:“风水先生,你有把握吗?”

风水先生自信满满,说道:“县令家现在埋祖坟的地方,在风水里叫做冲天飞蛾,而你们家的祖坟正好葬在了冲天飞蛾的肚脐眼儿上,没错吧?”

王大路一听,立刻惊叹:“没错没错!先生果然是有学问的。”心想:那是瞎老头子当年找的地,这名堂一般人还真说不出来。


(八)起落

风水先生继续说道:“这冲天飞蛾就像一只向上冲锋的飞蛾,谁家把祖坟埋在了它的肚脐眼儿上,就可以一飞冲天,子孙后代,非富即贵。”

王大路一听,猛拍大腿到:“哎呀,先生是能人啊!说的一点也没错。”

风水先生说道:“不过我要价三十两银子,不知道县令大人愿意给吗?”

只要能够升官发财,王大路有什么不答应的:“愿意,愿意。只要能够看得准,这买卖划算!”

谈好价钱,王大路第二天就找来王二福王三全商量,他们两个也知道,这祖坟要是葬的地方好了,那是对大家都有利的,也就纷纷同意了。

他们约了日子,三兄弟和风水先生一同到山上看王家的祖坟。

风水先生说:“你家的祖坟其实不用迁,只要稍微改动一下,升官发财就指日可待了。”

王大路没听明白,问道:“要怎么改动?”

风水先生指着王家祖坟的两边说:“你家的祖坟,左右两边各缺了一面挡风的墙,只要有了这两面墙,你们一家才可以真正的一飞冲天,不受制约,天不怕地不怕了。”

王大路听了,心想:当初瞎老头子既然能够看出这个冲天飞蛾,就也一定知道应该砌这两面挡风的墙。可是他为什么不说呢,难道是这个瞎老头子,故意留了一手,想绊一绊我们家的前程,真是个该死的老东西!

王家如约给了风水先生三十两银子,按他的意思,在祖坟的两边各砌了一面墙,用来阻挡那看不见的风。

墙砌好了,风水先生也走了,王家就只等着继续升官发财,天不怕地不怕了。

砌墙的事忙了好几日,等闲下来时,家人才来跟王大路报说,张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,问要不要去找。

此时的张先生早已经不重要了,不仅无用,还令人讨厌,既然他自己知趣的主动消失,是再好不过的了,还找他做什么。只见王大路摆摆手,从此王家就再也没人提起这位张先生了,就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似的。

那两面墙才砌了一年多,王家人就见到效果了。

王大路这边意外的连立了三次功,坐上了知府的位置。王二福那边得到了几次做大生意的机会,生意立马就做到京城里去了。王三全因再也不用待在老家守着谁了,早带着老婆孩子搬进城里,和王二福学起做生意来,现在日子过得比从前红火多了,连赌博都是赢多输少。

可是好景不长,王家的富贵就像竹子开花似的,经过一场美丽的花期之后,带来的却是无法挽救的自我毁灭。

只过了几年,王大路的仕途就开始坎坷起来,他所管辖的地界大案要案时发,令他麻烦不断,上级对他也明确显示出了失望的态度。

最后事情还没解决,就有人举报他官商勾结,贪赃枉法,被上方下令罢官抄家了。王二福王三全受到牵连,生意上又频频出了意外,王家多年的基业风雨飘摇,入不敷出,最后竟欠下一屁股的债。

王家的报应还是来了,诸事不顺,罢官的罢官,破产的破产,一大家子人砸锅卖铁的还清债务之后,已经穷困潦倒,不得不举家返乡。

进村的那天,一大家子人低头走路,落魄不堪,凄惨极了。谁也没有注意到,远处山上还有人正远远的注视着他们。

“师父,他们又回来了。”山上,一位中年人对着他所搀扶的老人说到。

老人双目已盲,正是那位失踪了的张先生。

张先生听了,长长的叹息到:“毕竟是回来了,不该拿的东西,终究还回去了。”

中年人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师父为了他们,遭到上天的惩罚,失去了一双眼睛,他们却这样忘恩负义,活该!”

这位中年人,就是建议王家在祖坟两边各砌一面墙的那位风水师。


(九)徒弟

却说那天张先生坐在王大路家后门口,听到不远处一个久违的声音:“请问有个看风水的张先生住在这里吗?”

张先生心中顿时一个激动,这是他以前的一个徒弟小李在找他呀!张先生充满期待的唤道:“是小李吗?”

那小李正在跟人打听张先生呢,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立马转头望去,这才看见他的师父张先生。

小李赶紧跑了过来,却看见师父双目已瞎,一身邋遢,禁不住抱着他,流泪问道:“师父,你怎么,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?”

张先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:“唉,一言难尽,一言难尽呀!”

张先生还在老家的时候,在自己的村里收过几个徒弟,其中小李的风水学得最好,也和他最亲近。

虽然张先生有徒弟,但毕竟不是自己的儿子,人家也有家有室,没义务养他,所以他那时才答应了王家的条件,在王家养老。

张先生拉着小李进到他的小黑屋里,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,心里的一滩苦水终于有了倾诉的地方。

五六年前,小李还收到过张先生的来信,把他在王家的情况告诉了自己,说在这边过得很好,他那时还很替师父高兴。可没想到,前阵子他偶然听到来这边办事的人说起师父,竟说在这里看见了他,日子过得很凄惨。

小李起初还不相信,想来师父帮了王家那么大忙,王家怎么可能亏待他老人家。但是那人说得有鼻子有眼,小李不放心了,终于还是决定过来看一看,想不到这一切竟然全都是真的。

小李咬牙切齿的骂到:“这些个没良心的东西!”

“师父,你等着,我给你报仇!”


(十)扑腾

望着王家人落魄返乡,小李心里总算有些解恨了:“师父,你的仇报了。”

张先生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:“唉,这两面墙压在冲天飞蛾的翅膀上,它就更痛苦了,它一痛苦,便会扑腾,它这一扑腾,就会先上后下,最后把自己都给扑腾死了,王家的福气也就这么散了。”

小李怨恨的说道:“假如他们能够信守诺言,也不会有今天!”

“师父,他们根本不值得可怜,你为什么还要我把那三十两银子藏在王家的祖屋里,留给他们受用?”

张先生叹道:“他们有错,我又何尝没有?假如不是贪图王家给我养老送终,我也不会答应他们的要求。既损了别人家的福报,也害自己吃了苦头。想来这就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吧。”经过这么多事情,张先生已经看开了很多。

当初他又何曾是因为心软,才答应王家的要求,归根结底,还不是因为自己的私欲在从中作梗。

自己一生无儿无女,无依无靠,早就该明白,这是上天对于自己过去泄露天机的惩罚。可惜自己却始终不能参透,如今又大违天道,才造下这一连串的恶果。

他不希望这样的恶果再继续循环下去了,他想要独自去偿还因自己而起的种种孽债,扯断这条罪恶的锁链,让束缚在链条中的每一个人得到解脱。

“走吧,去他们家祖坟看看。”张先生说到。

张先生还要去王家祖坟做什么?就算去到那里,他还能看见什么?

虽然不知道师父的用意,小李还是扶着张先生去了埋王家祖坟的那座山上。

他们来到王家祖坟面前,小李说道:“师父,到了。”见师父的手凭空摸索着,小李便把他的手放在了王家祖坟旁边修建的墙上。

张先生手扶着墙,正感叹着,忽然一阵阴风吹来,两人的眼前都是一样的黑暗,他们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,天地间除了黑暗再无他物。猛地一个形如魔鬼的流光大飞蛾狰狞而来,势要将他们吞噬一般。

两人大惊失色,无处遁逃,一时间只能乖乖的束手待毙。

然而那只飞蛾终于渐渐虚弱消散,就在只差一点就要触到他们之前,不甘心的化为了无形。

飞蛾消失,一切又恢复如常,小李惊魂未定的问道:“师父,那,那是什么?”

张先生也被震慑了许久,方才想明白:“是蛾灵最后的一点怨气。”

“它被折腾死了,怨气集聚不散,就是想要用这最后一点力量报复我们和王家,可惜它最终没能坚持下去,在最后一刻散去了。不然我们两个都将一同沦入地狱了。”

小李叹道:“真是万幸啊!”


(十一)蛾胎

张先生不说话,对小李道:“去把东西取出来吧。”

“什么?”小李没有反应过来师父的意思。

张先生道:“把两面墙脚下的镇灵刺挖出来。”

“这,”

“去吧,听我的。”

“好吧。”小李只好听师父的话,把自己当初偷偷在两面墙脚下埋的镇灵刺挖了出来。

就是这两根镇灵刺,镇住了蛾灵,使它扑腾而死。

张先生要来一根镇灵刺,在掌心深深的横划而过,鲜血从伤口滚落,流散在地上。

“师父!”小李大惊的叫道。

张先生笑了笑说:“我没事。”抬着流血的手,口中念念有词,在王家祖坟慢慢摸索着绕了一周,鲜血在地上画成了一个圈。

小李忽然明白了师父的用意,道:“你要用血术解除蛾灵和王家祖灵的连结?”

张先生笑道:“是的。蛾灵母体已经死了。可是它的蛾胎还在。只要用血术解除了它们之间的连结,王家也不会再受到蛾灵怨气的影响。蛾胎得到我的鲜血喂养,也可以在多年以后成形,成为一只新的蛾灵。”

张先生出于内疚,想用自己仅有的一点力量,断除掉王家以后的灾祸,释放蛾胎的束缚,助蛾胎长大,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点救赎。

小李问道:“师父,你这又何必呢?”

张先生道:“我这不单是为了他们,也是为了你呀。你替我出头,以天机损人,虽然他们是罪有应得,但你也因此形成魔障,将来必有孽债要还。你是为我造孽,我不能让你受累,这笔孽债我要自己还清,你的将来才会平安。”

小李知道,这个血术是要消耗巨大生命力的,用了这个血术,以后的时日就不多了,师父这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弥补他的过失,不禁十分感慨。

张先生施用血术,不一会就感觉到了自己开始变得虚弱了,身体有些站立不稳的摇晃,小李赶紧将他扶住。

张先生不忘叮嘱道:“以我为戒。”小李含泪的点了点头。

在小李的搀扶下,张先生从山上缓缓的走下山去。走着走着,虚弱的他终于忍不住将脸昂向苍天,翻白的眼珠中滚下泪来:“成也飞蛾,败也飞蛾。苍天有眼,都是我们自作自受啊!”

这一次,他的眼泪已经有些清澈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