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街融过千堆雪

长街融过千堆雪

发布日期:2018-01-09 浏览次数:395

  一、我向爱豆表白了

整个娱乐圈都知道,顾迟年讨厌林薇安。

可这两个人,偏偏最有热度,一个是原创音乐才子,一个是银屏“玉女”。

一档恋爱真人秀的总策划大手一挥,决定搞事情,于是约这两个人面谈。

这个节目顾迟年是乐意去的,可当看到自己的搭档是林薇安,他的眉头便皱了起来,修长的手指拿起合同,干脆利落地撕成了两半。

总策划一脸懵逼,坐在对面的林薇安也瞪大了眼睛。其实她和顾迟年并不相识,更不知道他这股无名火从何而来,又为什么冲着她。

“不好意思,这个合同我不会签,期待与贵公司的再次合作。”他起身冲总策划微微欠身,和刚才撕毁合同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。

“我出双倍的价钱!”总策划急忙叫住他,顾迟年不耐烦地转身指着林薇安,道:“有她在,就是出十倍的钱我也不会来!”厌恶的眼神如此明显。

多大仇多大怨,我是吃你家大米了,还是杀你全家了?

林薇安终于按捺不住地追了出去,“顾迟年!”

他却置若罔闻,仍然自顾自地往前走。林薇安只好小跑上去挡在他跟前,问:“我们素昧平生,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?”

“讨厌一个人需要理由吗?”顾迟年根本不屑于看她。

林薇安的眼神却十分恳切:“可我都是喜欢你的呀,你出的每一首歌我都有听,我觉得你真的特别有才华。”

看到他怀疑的眼神,她朝天伸出三根手指说:“真心的。”

其实从他的角度看去,她的眼睛像小鹿一样,是蛮可爱的。

他清冷的声音响起:“如你所说,我们素昧平生,你又是哪里来的真心?”

“我讨厌做作的女孩。”最后一句话给她盖棺定论,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,然后转身离开。

林薇安怔怔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觉得自己真是被冲昏头了,她都干了些什么?她向自己的爱豆表白了啊!可他呢,甚至连正眼都没瞧她一眼!

二、真心还是演戏

林薇安接连几天情绪都很沮丧,如果能有一个重新认识顾迟年的机会该有多好!她正想着,经纪人就递上了一份合约。

这是一部仿中世纪的现代奇幻架空故事《莫顿学院》,扉页上的男女主角赫然是她和顾迟年的名字!

林薇安激动得跳起来,立刻收拾行李奔赴剧组。

开机那天下了很大的雨,顾迟年迟迟没到,她就撑了把伞去古堡外接他。

他们果然没有带伞。

顾迟年拖着一个英伦风的行李箱,带头走在前面,雨水顺着他的发梢滑落,。

林薇安赶忙把雨伞遮到他的头顶:“顾迟年。”小心翼翼的语气。

可对方根本不领情,他推开她的雨伞,道:“你没必要讨好我,但凡有一丝拒绝的机会,我都不会接这个戏。”

林薇安的心凉了半截,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背影和古堡融在一起,天阴沉沉的。

拍戏的时候顾迟年很尽责,他明明是个歌手,剧本上却用笔做满了标记。他有时很认真,有时也爱开玩笑,经常慷慨地给剧组的成员加餐。

林薇安极力想抑制住萌动的心,怎么办?原来舞台下的他同样迷人,每多认识她一分,喜欢就更甚一些。

只是他什么时候才能注意到自己呢?

想着想着林薇安就泄气了。

其实顾迟年一直都很“注意”她。她拍哭戏时,他就在一旁吐槽:“这哭得也太假了吧。”她拍打戏时,他就懒洋洋地靠在门廊上:“喂,你拿的是魔杖还是木头棒子,花点儿力气行不行?”

导演都没有说什么,他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。尤其是两个人演对手戏的时候,他挑三拣四的态度几欲让林薇安崩溃。

这样的顾迟年于她而言,简直是恶魔,可偏偏他对待别人又彬彬有礼。

她总是默默地忍受着,像个受气包。可越是这样,顾迟年越是想欺负她。

他用手肘撞了撞林薇安:“喂,人周蔓演的比你好多了,那才是公主的气质,你充其量就是个女仆吧。”周蔓是这部剧的女二。

周蔓一声不吭,将目光投向林薇安,满脸堆着假笑。

林薇安白了顾迟年一眼:“是是是,她什么都好,我就是不配跟你搭戏。”她用力切断盘里的火鸡块,将葡萄酒一饮而尽。

顾迟年反而得寸进尺,附在她耳边轻声问:“你是不是靠你爸,才拿下这个角色的?”

温热的气息从耳畔传来,她用力将刀叉摔在盘子里,推了顾迟年一把便跑了出去。

林薇安的愤然离席,让所有目光都聚集在顾迟年身上。

他隐约看到她的眼睛泛着泪花,也许真的做得太过了,他向众人微微欠身,朝她的方向追过去。

找到她的时候,她靠在城墙上,表情悲伤。

顾薇安一转身就看到了顾迟年的身影,隐忍很久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:“你又来干嘛?顾迟年,你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吗!”

明嘲暗讽的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,他最见不得女孩哭。向来洒脱的顾迟年竟有几分手足无措:“我不信你真的喜欢我?”

“不然呢?谁会知道林薇安家里贴的全是你的海报,我收藏了你所有专辑,听过你每一场演唱会。我和你的众多迷妹一样,在屏幕那头一点点积累你的信息。”她走近他,抬头看着他的眼睛,像是要一直望到他心里,“我喜欢你啊顾迟年,可你怎么就这么讨厌我呢?”

夕阳的余晖照在她的身上,让她整个人都显得特别柔和。她的眼神太恳切,话语太真诚,顾迟年竟然有一种想要拥她入怀的冲动。

“现在我不喜欢你了!”她背对着他,好像一只炸毛的小猫,“既然你这么讨厌我,我也不要再喜欢你了!”

顾迟年忍不住轻笑一声,饶有兴趣地看着她,说出的话却透着冷漠和疏离:“我不知道你是真心还是演戏,不过林薇安,你还是别再喜欢我了。”

三、有些人自己为自己加冕

自那以后,顾迟年真的没有故意挑过她的刺儿,关系也就那样不咸不淡。

直到在一个晚上,失眠的顾迟年,起身去厨房倒水。路过排舞室的时候灯还亮着,他懒洋洋地靠在门口看着林薇安练舞。

她穿着丝质的宫廷裙,抬起手腕的时候,层层的袖子滑到胳膊肘,露出莲藕一样莹润的半截手臂。随着她的舞动,裙裾飞扬如同金色大丽花的盛开,让人不忍心打扰。

忽然一个节拍没踩准,林薇安脚一崴摔了下去。起身后她还想继续练舞,就听见顾迟年敲了敲打开的房门。

他走进来,“何必呢?不是有你爸撑腰吗?”

他本意是想让她放松一下,可不知为什么话说出口,就变得这样难听。

林薇安倒也不恼,她揉了揉酸胀的脚腕:“我知道你们都看不起我,觉得我爸爸是锐娱的总裁,都认为我理所当然会有很多的机会。”

顾迟年第一次这么认真听她讲话。

“也因为这样,大家对我的要求比一般人高得多,我要付出更多的努力,才能得到观众的认可。”她摘下头顶镶钻的冠冕,放在顾迟年手心,“有些人生来就带着王冠,有些人自己为自己加冕,我虽然是前者,但我想努力成为后者。”

顾迟年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她,很多话欲言又止,最后只是站起身,别扭地把王冠戴回她的头顶。

林薇安笑起来,双手提着裙裾优雅地回礼。她的笑容太耀眼,让顾迟年有几分晃神。她扯住他的袖子:“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令人讨厌吧?你会不会有那么一点儿喜欢我的可能?”

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,像是希望得到嘉奖的小孩子。

可顾迟年只是笑笑:“不讨厌,但也说不上喜欢。”

他敲了敲她的额头,又摆回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:“第二次了,林薇安,不要再让我听见你说喜欢我。”

林薇安悬起的心轰然落地,眼底的光也在刹那间消失。

四、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

后来因为更换场景,古堡要进行重新翻修,剧组就给大家放了半个月的假。

虽然明知道顾迟年对自己没意思,可见不到他,林薇安还是觉得心里有些没着没落的。

她不止一次告诫自己不要妄想不可能的事,可又总忍不住想起他和自己对戏的样子。她甚至觉得有些时候他看自己的眼神,是有几分宠溺的。

又开始自作多情了!她狠狠敲了敲自己的头。

很快便到了顾迟年的生日。她打开微博,各种庆生视频铺天盖地。

还有甚者,有些粉丝把他这几年的出道经历剪辑成了一个个的小视频。从雪藏到重新翻红,他的每一步都走得好艰难,却也都坚持下来了。

林薇安觉得很感动,她翻出那本和他有关的日记,看着看着就模糊了双眼。

忽然,她拿上本子问经纪人要了顾迟年的住址,就开车往他家奔去。

她这回并不期待他能转变对她的看法,只是想去彻底做一个了结。

顾迟年打开房门看到她的时候有几分惊喜,但很快他又板着一张脸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林薇安把头探进去,发现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,只有吧台上放着一块蛋糕,看来他在自己给自己过生日。

“一个朋友都没有,这个生日也是很惨了。”

“该来的没来,不请自来的倒有一个。”他带上房门,调侃地说,心情看起来并不差,“林薇安,你该不会又是来告白的吧?”

他离她这么近,林薇安的脸颊急速升温,四周的空气暧昧得让她有些心慌。

她只好一把将日记本塞进他的怀里:“不是啦,我是来送礼物的。”

她端起吧台上的杯子,喝了几口水,林薇安透过玻璃杯偷偷观察他的反应:“我知道你很在意你的歌迷,所以这个礼物你一定会喜欢的。”

顾迟年打开日记随手翻了几页,里面全是他的信息。

2012311日,今天在爸爸公司举办的选秀节目现场看到一个小哥哥,他特别有才华,我打赌他一定会拿到冠军的!

喜欢你的第325天,今天我终于出道啦!可是顾迟年你怎么了?你为什么这么难过,我们会心疼的啊……

喜欢你的第572天,今天又被导演骂了,不过还是要努力啊,顾迟年都这么努力,你有什么资格不努力呢?

喜欢你的第1145天,演唱会的门票好难抢啊,生气!穿成这样应该不会被记者发现吧?你认真唱歌的样子真迷人!笑起来眼睛里好像有星星。

喜欢你的第1520天,我终于见到你了顾迟年!可是你好像……很讨厌我啊……

那一沓厚厚的日记终结在这一天,顾迟年修长的手指停在最后一行字上,眼眶有些湿润。

林薇安伸出双手礼貌性地抱了抱他:“也许是我奢求太多了,你才会讨厌我。”她轻声说,“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离你的作品近一点儿,离你的生活远一点儿。”

她被自己逗笑了,用手背拭去眼角的泪水:“对不起,打扰你了。我不会再缠着你了,可我还是会继续喜欢你的。”

拥抱的距离刚刚好,她刚要松手,却被顾迟年拉住了手腕。他沉默着,眼底的情愫分明,然后低头俯身吻住了她的唇。

林薇安觉得现在的情况有些不真实,可温热的气息就在唇边,也实在管不了那么多了,她双手环绕在他的脖子上,鼓起勇气回给他一个缠绵的吻。

“生日快乐。”她的笑意直达眼底。

五、无名火与夜闯古堡

林薇安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家的了,只记得那天清晨他在厨房为她做早餐,阳光打下来,将他的头发染成亚麻色。

林薇安的心里如同打翻了蜜罐一样甜腻。

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,重回到剧组的第一天,顾迟年又翻脸不认人了。

她拉着大提琴唱着歌:“四月的信锁在玫瑰之约的柜里,五月的风吹来记忆,朋友的话偶然提起,与你有关的消息。”

整个剧组的人都陶醉其中,唯有顾迟年沉声喊了句:“卡。”他径自朝导演走去,“为什么要用这首歌?”

“这是薇安的跨界成名曲啊,用这首既能打歌又能增加收视率,不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嘛。”

“切掉。”顾迟年虽然声音不大,但透着一股坚持,“我不想听到这首歌。”

此时顾迟年的眼底满是阴翳,林薇安感到有些奇怪。这首歌一度是他演唱会的保留曲目,她一直以为他喜欢这首歌,看来又是自己自作多情了。

“剧组里我说了算!”导演的火气也上来了,“现在继续演,马上!”

顾迟年隐忍着的情绪终于爆发,走过去直接关掉了录像的设备:“抱歉,这场戏我没法演。”

林薇安怯怯地看着顾迟年,他也在看她,只是那眼神冷得让人心颤。

顾迟年转身离去,导演对着剩下的人骂骂咧咧。

顾迟年并不是耍大牌的人,许多高难度的戏他都坚持不用替身。可现在他突然罢演让导演组只得临时改剧本,下午的拍摄进度也因此受到了影响。

林薇安一整天都没见到顾迟年的人影,这让她惴惴不安。难道真的如他们所说,是身为专业歌手的顾迟年嫌弃自己唱得太难听了么……

她其实更怕的是,生日那天的事被他当作一时的意乱情迷。

当天晚上林薇安翻来覆去难以入眠,于是她爬起来,往顾迟年的房间走去。

灯火昏暗,脚踩在木制走廊上发出吱呀的声音。

她有些害怕,但想到能见到顾迟年,这些就都不算什么。她鼓足勇气敲响了房门,出乎意料地,顾迟年很快便开门了。

“半夜三更不好好睡觉,来我这干什么?”他的神情里透着疲惫,像是一直没有睡的样子。

“我害怕啊。”林薇安忍不住脱口而出,“我怕你不喜欢我了。”

这句话听起来虽然有些小孩子气,却让顾迟年心里升起几分心疼,想到今天上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冲她发脾气,也确实不妥。他于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,伸手将她拉进房门。

“薇薇,你老实回答我,这首歌不是你的原创吧?”顾迟年双手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在床上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。

林薇安弱弱地吐出两个字:“不是。”

她耸了耸肩:“这是爸爸给我的作品,他说用这首歌作为跨界的第一步,肯定能火。”

“果然……”顾迟年像是松了一口气,“我早就猜到,这些事和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。”

“什么事儿?”林薇安扯着他的袖口问,“你早上为什么发脾气?既然讨厌这首歌,又为什么把它作为每一场演唱会的保留曲目呢?”

他轻轻挣开,宠溺地捏了捏她的脸蛋:“哪儿有那么多为什么,睡觉。”

“我?在这里睡?”林薇安睁大了眼睛。

“古堡这么大,黑灯瞎火的你要摸回去的话我也不拦你。”

她似乎感到阴森的穿堂风从她身上吹过,不由地打了个冷颤,乖乖缩进被子里,露出两只眼睛:“那你呢?”

顾迟年笑了笑:“我不想睡。”

他打开了窗户,带着凉意的山风扑面而来。林薇安看着他,觉得他的背影有些忧伤。

仿佛觉察到她的目光,顾迟年突然回头,林薇安没有来得及收回视线。他调侃地说:“是不是我太帅了你睡不着啊?”

林薇安瞪了他一眼,翻了个身便沉沉睡去。

多年前的往事在这个深夜重临心头,顾迟年的笑容带了几分疲惫。看着床上的人熟睡了,才走过去帮她掖了掖被角。

六、秋日暖阳不及你

天刚蒙蒙亮林薇安就醒了,趁着走廊四下无人,猫腰闪了出去。

“怕什么?”身后的顾迟年把她拎起来,“就当是在走廊上碰到,一起去吃早饭不就得了。”

林薇安坐下喝了口牛奶,打开微博的时候差点没把奶吐出来。

她拿着今天的头条文章放到顾迟年面前:震惊!林薇安深夜私会歌手顾迟年,是剧组炒作还是假戏真做?

难怪周围的人都用暧昧的目光看着他们,原来昨夜房门口的那一幕,早被拍成小视频传得人尽皆知了。

林薇安巴不得挖个地缝把自个儿埋了。

顾迟年微眯着眼睛看完网上的报道,打了个哈欠,不紧不慢地切着餐包。

“老大,你还吃得下去啊?深夜探讨剧本这种事情……”林薇安揉着太阳穴。

“那就公布恋情好了。”他倒了一杯牛奶,云淡风轻地说。

林薇安难以置信地看着他,他伸手帮她抹掉了嘴角的牛奶渍:“我说,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,藏着掖着多可惜。”

消息很快席卷各大头条,这条花边新闻刚好给快要杀青的《莫顿学院》造了势,接下来的对手戏也相当顺利,几乎都是一条过。

他们两个人像普通的小情侣一样整日腻在一起。

“顾迟年!”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一把拉过他的胳膊,“管管你的歌迷好吗!你看他们在微博上都怎么骂我的,说我不要脸啊之类。”

顾迟年不怀好意地笑了:“难道不是吗?”他故意逗她,就是喜欢看她炸毛的样子。

“走开啦。”林薇安推了他一把,顾迟年看她一脸闷闷不乐,揽过她的肩头:“时间长了粉丝会像我一样接受你的。”

林薇安靠在他的肩上,却被顾迟年一把推开,学着她的口气说:“走开啦,管管你的粉丝好吗,他们老说我故作清高,借机上位什么的。”

她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。

“顾迟年。”她趴在他的膝头,深深地凝望着他,“我喜欢你,好喜欢好喜欢。”

秋日的阳光为她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金色,顾迟年揉了揉她的头发,眼睛弯弯的像月亮。

七、前尘往事,扑面而来

《莫顿学院》杀青了。

林薇安回家后才知道父亲林天宇病重了。

她三天两头往医院跑,黑眼圈也出来了。在这个节骨眼上,顾迟年在B城开演唱会的日子也近了。

家门口的演唱会,林薇安没有不去的道理。她匆匆交待了一下医院的事情就往顾迟年的家里赶去,想要给他一个惊喜。

进门的时候顾迟年正在录音室。她走到电脑前,发现桌面上存了一首歌的小样,赫然便是自己成名的那首单曲,只是日期居然是20121217日。

更惊人的是,创作人那一栏,竟写的是已故的沈雨晴!

林薇安的手颤抖着,之前所有的疑惑都有了完美的解释,她一个趔趄,差点没有站稳。

“薇薇。”顾迟年走进房间,林薇安低着头装作整理书桌,却瞥见他不动声色地关了电脑屏幕。

那是多少年前的往事了?彼时顾迟年刚经过一个超级选秀节目出道,那时跟他传过绯闻的就是同组选手沈雨晴。

他们一起编曲,一起唱歌。有狗仔拍到他们深夜在街头吃烧烤,照片里的人笑容年轻而明亮。

两个人都是原创歌手出身,不仅声音好听,也很有实力,最终拿下了那届的冠亚军,一起签约了林天宇的锐娱公司。

可那场轰轰烈烈的选秀很快就被新的潮流盖过。原本看好他们的林天宇觉得无利可图,并不在他们身上投入时间和金钱,商人趋利的本色尽显。

那段时间他们发了一些歌,虽然好听,但是因为没有宣传,没有噱头,很快就沉寂下来。合同不能私自销毁,公司又无作为,他们在这座城市看不到任何希望。

于是阳光明媚的沈雨晴得了抑郁症。

她终日把自己关在家里,抱着吉他却弹不出一个音符。她变得暴躁、易怒,不停地对顾迟年发火,让他滚出自己的家。

顾迟年当时还不知道她得了抑郁症,以为自己哪里惹她生厌了,于是去她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,时间久了也几乎不联系了。

直到有一天,沈雨晴主动找他,给他看自己新写的单曲《一个人的迷藏》。她灰暗的眸子重新亮了起来,她说这是她全部的心血,这首歌一定会大火!

他们去公司准备发片时被公司总裁林天宇碰到。没想到他听过之后便扣下了这首歌给自己的女儿,还对外声称是林薇安的原创,以此作为她出道的噱头。

林薇安唱这首歌的那天,B城下着鹅毛大雪。沈雨晴从二十四层的高楼跳下,五线谱的文稿散落一地。

小姑娘在B城举目无亲,葬礼都是顾迟年一手操办的。他到她家整理遗物,才发现她存在电脑里的留言。

她说,顾迟年我一直很喜欢你。我们本是一类人,有着同样的灵魂。可后来我越来越讨厌自己,我迫切地想要上位,不择手段地想红。这些念头不断地吞噬着我,我已经不是当初的沈雨晴了,我配不上你的好。

那些我来不及对你说的话,都藏在《一个人的迷藏》里。它是为你创作的,你会喜欢吗?应该会的吧。

寒风透过大开的窗口灌进顾迟年的喉咙,他发不出任何声音,单曲的音乐还在房间里流淌,是她清冷的声音。

“你会不会有天突然想起

察觉出我还未曾出口的爱意

请你替我好好照顾自己

就让眼泪停留在恰好而已

……”

他失去力气,靠着墙滑了下来,泣不成声。如果他能早一点察觉到她的异常,如果他多关注她一点儿,是不是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局面?

那一段时间顾迟年夜夜买醉,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圈。

后来他通过各种渠道筹集到钱,强行解了约,终于凭借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走到今天。而沈雨晴这个名字是心底的疤,触碰不得。

八、请不要哭,我又不能抱你

演唱会那天林薇安去了,最后一首歌果然还是那首《一个人的迷藏》。

她看到他在台上声音哽咽,深情的表情就像一把刀,深深扎进她的心里,鲜血淋漓。

尤其是最后一句,他仰头克制地唱着:“你藏身在,世上每一首情歌里,请不要哭,我又不能抱你。”

顾迟年向前伸的左手握成拳,像是真的要抱住谁。他闭上眼,眼泪无声滑落,灯光打在他的身上,像是一个孤独又脆弱的孩子。

底下一群小姑娘哭得稀里哗啦,林薇安却惨然一笑。那个人才是他眉间的朱砂痣和心头的白月光,她藏身在他的每一首情歌里。

“我知道事情的真相了。”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平静,“你爱的人,其实是沈雨晴吧,和我在一起委屈你了。你是想利用我,为她平反吧?”

他刚唱完最后一首歌,情绪还没来得及平复:“难道沈雨晴她该死吗?真正该死的人,恐怕是你的父亲林天宇吧。”

“那我们分手好了。”林薇安转身要走,顾迟年拉住了她的手腕,将她拉入怀中,他低头想要吻她,却被她用力推开了:“顾迟年,你和沈雨晴才是一类人,我们不是!”

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。

三日后,锐娱总裁林天宇病逝。林薇安盗取沈雨晴原创歌曲的事也不知从何处传了出来。媒体群起而攻之,纷纷发文声讨,谩骂的话语不堪入目。

在娱乐圈,想成就一个人很容易,而毁掉一个人更容易。

顾迟年在林天宇的墓旁找到她时发现她憔悴得让人心疼。

“现在你满意了吧?”她背对着顾迟年,倔强地说。

顾迟年微微一怔,然后苦笑着走近她:“如果我说这不是我要的结果,你信不信?如果我说单曲事件的消息不是我放出去的,你信不信?”

“我不信。”她看着顾迟年的眼睛,“为沈雨晴平反,让我和我爸声名狼藉,不一直都是你想要的吗?”

顾迟年沉默了很久,才低头扯了扯嘴角:“那么就结束吧。只是明天我的颁奖礼,你一定要来。”

九、蓝色的思念,突然演变成了阳光的夏天

那个颁奖礼林薇安到底还是去了。

顾迟年获得了今年最受欢迎男歌手奖。轮到他发表获奖感言时,他没有说话而是给大家看了一段视频。

林薇安穿着厚重的公主裙一遍又一遍地练舞,直到视频里的她摔倒在地上,记者们才发出惊呼声。

随后顾迟年打开录音笔:“何必呢?不是有你爸撑腰吗?”

“我知道你们都看不起我,觉得我爸爸是锐娱的总裁,都认为我理所当然会有很多的机会。”

她说:“有些人生来就带着王冠,有些人自己为自己加冕,我虽然是前者,但我想努力成为后者。”

顾迟年面对着闪光灯:“这是我前女友的一段录音。我承认当时我录这段音频,是想要套出关于沈雨晴之事的真相。可后来我发现这个事件根本和林薇安无关,而是已故的林天宇先生一手策划的。”

“请大家对她宽容一点儿吧。”他将媒体的目光引向角落里错愕的林薇安,“她也只是一个很努力的平凡女孩。”

周围拍照的声音不绝于耳,林薇安直直地望着顾迟年。

他看着她的眼睛笑了,笑容那么温暖,她的泪水止不住地掉了下来。

由于顾迟年的澄清,这个风波很快就过去了,林薇安也重新回到了公众的视野。

后来她才知道,无论是恋爱绯闻,还是单曲事件,都是周蔓安排人跟踪调查出来的。

她真的错怪顾迟年了。

她想也许他们就这样了,不是所有做过的事说出口的话都能有补过的机会。

再回到工作中的她,依然很努力。

直到有一天,她又收到了那档明星恋爱真人秀的邀请。她去签合约的时候在门口撞见了顾迟年。

盛夏的阳光从头顶倾泻而下,他清冷的声音听起来倒有几分埋怨:“为什么不来找我?我隔空喊了你那么多次。”

林薇安只是惊喜地看着他,连话都不知该怎么说。

“不过没关系。”他扬了扬手中的签约书,“我不介意,让你再爱上我一次。”

夏天的风吹过,一切都刚刚好。